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窗外的树叶

人生岁月 尽在黄绿之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部队生活纪事之一 一个值得永远记住的日子  

2013-12-25 13:58:37|  分类: 当兵的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1970年12月25日,是一个值得永远记住的日子,这一天,我们离开家乡,当兵奔赴祖国的东北边疆。

    我是在当时还是农村的老家当兵的,那时我刚满16岁。早上,母亲帮我收拾好行装,大队的干部来到我家,迎我到大队门前集合。临出门前,母亲把父亲送给我的钢笔给我带上,钢笔是金龙牌的,大队干部说,父亲的小名就叫金龙。我背起背包,大家一同向大队走去。大队门前的街道上非常热闹,锣鼓喧天,全村的人都来送我们,几个人上前把一条系成大红花的红绸子系在我的胸前,这情景就和以前解放区送子弟当兵的情形一个样。当时披红戴花是一种非常光荣的礼遇,只有受表彰、当劳模、当兵才能戴上,我这辈子也有幸戴了一回。和我一起当兵的还有村里两个人,大家簇拥着我们上了手扶拖拉机,向区武装部所在地驶去。据说往年送子弟当兵都是骑马的,那一年只是因为我不会骑马才改乘手扶拖拉机的。全区各村的新兵都到区武装部集中,送行的人很多,我们学校的同学也来送我们。全体新兵都上了汽车,车上车下一片告别声。

    车到天津北站,我们要从这里出发。那一批一同当兵的一共204人,我被编在一排一班,一排40人是来自西郊区的兵员,一班10人全是在校的中学生。和我们同一列车出发的还有海军的新兵。下午进入站区,上了运兵的闷罐车,车厢中间是个取暖用的小炉子,烟囱直通车顶,车厢里铺着草垫子,我们把背包打开,把被子铺在上面。车厢壁上有几个小窗口,可以看到车外。路基很高,路基以外是一堵不高的围墙,把送行的人们挡在了外面,只看到人头攒动,黑压压的一大片。当时中苏严重对峙,一年多前珍宝岛刚打过一仗,东北边境形势持续紧张,我们发的是厚棉衣、皮帽子、大头鞋,虽不知道当兵的具体地方,但明白是往东北去的,此一去有可能就是上前线。我们当兵,家里人很高兴,感到很光荣,但同时也无不为自己的子弟的安危担忧,此一刻,很有可能就是生离死别。当此时,围墙外面的人们可能是估计快开车了,等不及从大门口进入站区,就像黑色的潮水一样翻滚过围墙,直向车边涌来,奔跑着寻找着自己的亲人,再说几句嘱咐的话。列车开动了,人们跟着列车奔跑,顿时哭喊声一片,那情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同行的战友有戴着手表的,我问了下时间,开车的时间是下午5点40分。

    车上很冷,临行前母亲给我带了一兜黄香蕉苹果,过了山海关以后,苹果都成了冰蛋了。第二天早上7点到锦州,新兵下车吃早饭,第一次用发的军用茶缸打的稀饭。中午列车绕过大虎山,远远望去,大虎山还真像一只俯卧着的老虎,我想象着辽沈战役发生在这里的激烈的战斗。晚上8点车到通辽,午夜时分到白城,全体下车换乘客车继续前行。天大亮了,我们惊奇的看到车窗外全是黑色的土地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黑土地,从此我们在这片黑土地上生活战斗了六年多。下午到达终点站齐齐哈尔,站区大楼上的时钟指向2点钟。

    我们列队步行穿过市区,道路不宽,路两边大多两、三层的楼房,见惯了大城市的高楼大厦,感觉齐齐哈尔就像个小城镇。我们住宿在师范学院,学校放假了,教室都闲着,搭上大通铺,就成了新兵的临时宿舍。窗户都是两层玻璃,玻璃之间的下边填着锯末,锯末和玻璃都冻在了一起。玻璃上结满了厚厚的冰花,外面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到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当的是雷达兵,团部就在齐齐哈尔,在团部我们第一次看到雷达车和雷达天线,知道了雷达是干什么用的。我们在团部进行了三天的新兵教育,30日上午发的领章帽徽、毛主席像章和毛主席语录,31日上午就分别乘车下连队了,我被分到18连,驻地在甘南县兴隆公社50户大队,到连队的第二天正是1971年元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