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窗外的树叶

人生岁月 尽在黄绿之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管教工作  

2017-07-11 12:40:22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以前那个年代,犯人就是敌人,就是专政对象,敌我矛盾界限非常清楚,我们的管教工作是对敌斗争,犯人的情况叫做敌情。我到监狱工作后的一段时间里,犯人和队长还是非常对立的,犯人反改造问题非常严重,犯人中一些人主观恶性较深,流氓习气严重,在监内不服从管教或抗拒改造,寻衅滋事,有恃无恐,扰乱监内改造秩序,有一次一群犯人围攻管教干部,竟把管教干部的大檐帽打落在地。监狱对反改造行为处理很严,轻则批评教育,重则带戒具、关禁闭,触犯刑律的就要加刑。1980年,有一犯人对主管队长不满,手持剪刀进入队长办公室,趁队长不备刺入队长肋下,经法院审理被判处死刑,公判大会和执行都是在我们监狱进行的。那天上午,行刑车队急驰而来,直接开进二门。来的人有公安局的、法院的,还有检察院的,胳膊上分别带有不同的袖章,公安局的带着印有“执勤”字样的红色袖章,法院的法警带着印有“执刑”字样的绿色袖章,检察院的带着印有“监刑”字样的紫色袖章。公判大会在监狱的大礼堂召开,随后犯人被拖进刑车内,开到监狱南门外枪决。 

文革以后,监管法纪较为松弛,管教干部的管教方法较为简单生硬,打骂体罚犯人的现象较为普遍,犯人违纪或不服从管教惹得队长生气,便会遭致体罚孽待。冲着墙壁罚站、打耳光是最一般的了,严厉一点的在太阳地暴晒罚站,带背拷,砸脚镣,后来有了电棍就用电棍电。最厉害的就是把犯人捆起来,用一根绳子将犯人两个胳膊缠绕从后背提起来,捆绑犯人时间不能太长,时间长了就会有危险。以后监管纪律慢慢严格起来,打骂体罚犯人的现象就慢慢的少多了。

文革后,受社会上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的影响,在监服刑的犯人兴起申诉潮,很多在文革中被判决的犯人向法院提出了申诉。一时间,市内各法院到监狱提训犯人的车辆络绎不绝,为此,监狱专门在二门外盖了一排简易平房,用来接待和办案,并专门派干部负责接待。经过复查,很多犯人得到改判,有的被无罪释放。有一农村老年犯人,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,入监后就是不认罪,不断的申诉,最终被无罪释放。他犯的事就是在那个年代也是很新鲜的。他50多岁,孤身一人生活,有一到他那个村插队的20多岁的女青年在生活上经常帮助他,日久生情,老牛吃嫩草,谈婚论嫁,女方家长死活不同意,遂以强奸为名报案,以致判刑。他们那样的事现在都不叫个事了,要是那个年代的法制适用于今天,不知有多少个名人要被关进监狱。

1983年9月全国开展轰轰烈烈的严打斗争,不久,严打的风暴就卷到了监狱里,要将监狱里一批罪行严重且表现不好的犯人注销城市户口、遣送到大西北,这对正在服刑的犯人造成极大恐慌,有的犯人自残来逃避遣送,有的在禁闭室的犯人用头撞铁门表示死也不走。一天中午,我刚下早班,就看到从二门外开进好几辆满载全副武装的武警的大卡车,直开到三门外停下,武警们跳下汽车,分列两排拉开距离相对着站在三门外,平端着打开刺刀的步枪,犯人们在三门里集合,看到这阵势都吓懵了。队长叫到一个名字就拉出来一个,出来的犯人以为要被枪毙,吓得两腿直哆嗦,有的在地上起不来,被武警拽上车。待把犯人都带齐后,直奔遣送集合地。几天后这批犯人被遣往新疆,我所在的监狱也抽调干部去执行遣疆押解任务,听他们回来后说,从天津到新疆坐火车单程走了一个星期,来回半个多月,由于坐车时间长,双腿都肿了。被遣送新疆的犯人后来刑满后又都回到了城市,他们没有户口,没有职业,生活没着落,在社会上又被人看不起,对当时的社会治安产生了不利的影响。

判决后的犯人在天津监狱经过入监教育后要被分配到各劳改队去,监狱和劳改队每年都要执行几次调犯任务,要抽调管教干部参加。我经历的一次较大规模的调犯,一次调犯400多人、租用了公交公司十几辆大轿车。车队从小西关监狱出来,最前面是警察乘坐的多辆双轮和挎斗摩托车开道,随后的大卡车车顶上架着机枪,车两边站立着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的武警,后面是调犯车队,每辆车上都有警察,犯人坐着全都低头不准向两边看。车队后面是武警和摩托车殿后。长长的车队经过市区,鸣着警笛,一路绿灯,非常的震撼,非常的有气势。

上个世纪十年代,监狱犯人脱逃事件每年都有发生,有时一年好几起。犯人脱逃方式有多种,有的是偷窃武警的警服,冒充武警混出大门,有的是躲在出入的汽车上混出大门,有的是冒险翻越围墙电网。每一发生,监狱便紧急戒备,全警动员,不能回家,全都投入到追逃之中。大多数脱逃事件犯人能脱逃的不多,一般是一经发现失踪,经过在厂区内拉网搜查就在厂区内抓获了。不过若真的逃出监狱,那就费大劲了,监狱民警撒网到市内各交通要道、车站、码头和有可能的落脚点去围追堵截,日夜坚守,非常艰苦,还要通报有关机关协查,有的犯人被抓回来了,有的犯人从此便没了下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